《看咸阳》手机客户端下载

引安村的脱贫路(一)

来源:咸阳市广播电视台 发布时间:2017-05-24 编辑:官海之 审核编辑:马亚利 点击量:

    近日,我们咸阳市广播电视台派出了三路记者前往贫困村,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,进行蹲点调研采访。淳化县的引安村就是我们《关注咸阳》栏目记者蹲点的村庄。

1

0

  当记者来到引安村的时候,发现这里干净整洁的水泥路连接了三个村民小组,为村民的出行提供了便利,很多村民家中是二层楼房,似乎和我们想象中的贫困村相差甚远。在和村党支部书记潘晓华的聊天中,我们得知这个贫困村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还是淳化的小康村。

  曾经的小康村,现在怎么变成了贫困村呢?村干部和村民向我们讲述了引安村在上个世纪末的辉煌。

2

11

  村委会主任沈海雁说,那个时候,村里一天就有两三家盖房子上楼板。如果去县城买家用电器,只要你说是引安村的,暂时不给钱,他都给你送货呢,都知道引安村村民把苹果一卖,很快就会把钱送来。村民杨学贤说,那时候地头的客商就不断。

  引安村位于淳化县城南部,石桥镇北塬上,目前全村共265户1023人,耕地面积4816亩,村庄占地1048亩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引安村是淳化县最大的苹果种植村之一。

  引安村党支部书记潘晓华说:“我们村群众接触这个新事物比较快,当时县上号召我们栽苹果树的时候,我们村大的面积很大,当时群众确实富了。”

  周良是引安村三组的村民,他跟我们说,1986年他栽种了五亩苹果树,4年以后基本上就挂果了。周良说,那几年他干起活来浑身有劲。

  周良说:“1990年以后,一年就是两万块钱的净收入。原来的收入一年就是一两千元,后来的收入是两万多块钱,翻了10倍呢。”

4

  同样是引安村二组的杨学仁,当年也种了不少的苹果树,说起那几年的收成,杨学仁是满脸的自豪。他说,1995年是他家苹果收成最好的一年,那一年他家院子里到处都是苹果。

  杨学仁说:“那一年,我还拉苹果到广东去了,那年就挣了4万多,那个时候的4万块钱,厉害的很呢。”

3

  那个时候,苹果收成特别好,不光是周良、杨学仁,村上种苹果的人都朝着小康生活大踏步地前进。赚了钱,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改善住房条件,很多人开始盖新房。1995年,周良就给家里盖起了2层小楼。

  周良说:“确实是没有想到,没想到苹果收益这么好,把日子一下子过好了。”

  杨学仁说:“可以说百分之百的人跟着苹果受益了,改善最大的就是住房。那时候还买摩托车,买四轮儿。”

  潘晓华说:“当时群众盖房买车,都不算那个帐。 想着苹果值钱,咱一两年就把那个钱卖回来了。其实盖房干啥滴都借了好多的帐,比如有贷款的,有到信用社贷款的,有在亲戚朋友跟前借的。”

  但是随着时间的迁移,1997年以后,苹果树残败严重,苹果减产。

  周良说:“后来大家都种了,量过大,供大于销。苹果最后的滑坡,和苹果树的老化有关系,再一个是菌太大,一般还弄不住。再一个是人的技术有一定的问题,病虫害,菌过多。因此人对那个管理也不重视了,结果造成了滑坡。”

  村民的经济收入急剧下降,让一些村民感到措手不及。

5

  周良说:“1997年左右,已经相当于三毛多钱,苹果价卖的最好的时候是一块一二,这样相差多少呢。”

  杨学仁说:“苹果不行了,腐烂病严重,挖了,然后又种粮食。”

  潘晓华说:“当时就没有产业了,像有些年龄大的,信用社的贷款就没法还,没有劳动能力了。”

  苹果产业滑坡,2003年以后,引安村的经济停滞不前,以后该如何发展呢?村委会也想了很多办法、党员讨论、村民之间讨论,谈论了很多产业。

  引安村党支部书记潘晓华说:“到2003年,我们全村在一起讨论产业结构调整。先把全村1000亩的残败苹果挖完了。”

6

  为了发展村上的经济,村干部多次去铜川和外地考察,2004年,尝试引进樱桃和澳大利亚青果,种植了210亩樱桃和790亩澳大利亚青果。

  周良说:“那个时候,我有病了,没有那个能力了,就没有种。”

  杨学仁说:“青果种了,不适应咱们这儿的气候,产量相当低。腐烂病也严重,没办法管了,最后就挖完了。”

  2010年,村上又引进种植核桃,因为产量低,群众不认可。这个时候,离引安村不远的咀头村种植葡萄效益不错,引安村村民也加入到葡萄种植当中。

  葡萄种植户耿说:“种葡萄年龄大的人能干,不用上树。”

  葡萄种植户杨学良说:“咀头种得好,我也种。”

  潘晓华说:“2010年的时候,我们全村又种1500亩的葡萄,红提、青提、户太八号。”

7

  苹果滑坡,青果种植也失败了,核桃产量又不高,樱桃种植还未见成效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一些村民家里的经济严重走下坡路。周良的妻子身体一直不好,当时看病花了不少钱,2003年病重,2006就去世了。2013年,周良也被检查出来身患疾病,这些年,家里的积蓄早都花光了。

  周良说:“2013年我又接着查出来有病,我是血小板减少症,还有冠心病。血小板低,有啥病都没办法治,在咸阳住了两回院,后来又在西京医院住院,到现在还在吃血小板的药。”

  2016年,根据相关政策周良被评定为贫困户。

  周良说:“苹果不行了以后,家里也有病人,再没干啥,顾不上了。”

8

  杨学仁家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2011年,儿子做生意赔了30多万元,后来又因为交通肇事被判刑。那几年,杨学仁还尝试了种桃子,结果不尽如人意,他也成了贫困户。

  杨学仁说:“中油五号,还不如种麦子。后来再没有种啥。想种樱桃,但是代价太大我没有钱。”

  现在家中只有65岁的杨学仁和90岁的母亲相依为命,平时家里18亩的麦地,只能由杨学仁一人打理。

  杨学仁说:“现在种粮食弄不好还要贴钱,利润相当薄。日子一直过的比较紧,我现在到外面打工去,已经没人要了,人家嫌年龄大了。”

  今年年初,杨学仁也被查出来身患重病。虽然如此,他还在努力地奋斗着。

  杨学仁说:“我不能到死把这些帐再欠到棺材里去。人家把钱借给咱,我就是无论如何在我的有生之年也要把帐还清。”

  现在还想盖一个猪舍,能养四五头母猪的,在家里种种地,养养猪。

  2013年,引安村全村人口255户1040人,贫困户87户377人,贫困发生率大大高于全村人口的3%,成为全县的贫困村。经过几年的尝试,村中最早种植樱桃的村民,果树已经挂果,初见成效。

  潘晓华说:“这二百亩,当时只有十四户,这14户人把钱卖了以后,从2012年才开始大面积的种了,当年就种了1100亩。 2012年中的1100亩樱桃树,现在已经挂果了。”

  樱桃种植李根元说:“那时候种的,现在都见效了,比苹果的收成好。”

9

  2015年,淳化县“精准扶贫”工作全面展开,广泛征求群众意见,精准掌握最真实,最基本情况,精准认定贫困户。2016年4月,淳化县国土资源局作为帮扶单位,向引安村派驻了扶贫工作队村。

  不能及时更新技术,适应市场,之后在产业的重新选择上又几番波折,让引安村从小康村变成了贫困村。脱贫之路怎么走?国家精准扶贫政策,给村子里会带来哪些变化?我们在引安村的蹲点采访还在继续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本台记者吴 俏 朱天乐 摄影报道)

 

分享到:

咸阳广播电视台官方微博咸阳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

主办单位:咸阳市广播电视台 地址:咸阳市秦都区经电南路 投稿邮箱:xyxinmeiti@163.com 咸阳市广播电视台官方微博 版权声明

Copyright© 2002-2014 www.xybtv.com 咸阳市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:马群安 监督电话:029-33313018 陕ICP备15006403号-1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咸阳市广播电视台和《咸阳视听网》观点。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